首頁 > 閑暇 > 正文

南瓜香甜 生機勃發

南瓜,在我的老家又稱北瓜。它形狀各異,圓的、扁的,葫蘆狀居多,還有長長的,似牛腿,人們干脆叫它“牛腿子瓜”。近年又有新品種香爐瓜,瓜下有三只足,是觀賞品,也可食用、入藥。

栽種南瓜,要求不高,沾地就長,好侍弄,只要在生長初期,稍加呵護留心就有收獲。育秧,要選籽粒飽滿的瓜種,撒在松軟的地里。為防“倒春寒”,母親還小心翼翼地蓋上一層薄膜,成為溫床。不到十天,一叢叢鮮嫩幼芽就破土而出,露出蔥翠欲滴的笑臉。栽種南瓜的地方,多選在山邊地頭,整挖成條壟狀。栽種前打出小宕,放上生活垃圾漚制的土雜肥,做基肥。移栽后,每天用清水安根。成活后十幾天,就開始出新葉,這叫“車盤子”。這段時間最要緊的是防蟲。讀書時,放暑假回家,每日天不亮,母親就喊我起床掩南瓜灰。我揉著惺忪的睡眼,拎起滿滿一竹籃子草木灰,逐塊逐棵將灰撒在盛滿露珠的南瓜葉上。如遺漏了哪棵,那紅紅的小瓢蟲,會在一天之內把嫩葉吃得光光的。少睡了早覺,露水打濕了褲管,但看著南瓜一天天長大,心里還是甜絲絲的。這會兒,南瓜向下扎根,向上長藤,一天都不會歇氣。南瓜牽藤前,適時澆肥,鋪上一層爛稻草,減少水分蒸發,再砍一些樹枝、竹丫,搭成瓜架,因勢利導,讓其牽藤、通風,就不再需要費時費工了。

南瓜開的花,大朵鮮艷燦爛,招蜂惹蝶。倒是結出的果實,離開了燈光燦爛的舞臺,弄得滿臉皺紋,長的扁的,一副飽經風霜的樣子。

剛結出來的南瓜,拳頭那么大,綠茵茵的,看了惹人歡喜。摘下來做菜,味道鮮美。不過,母親舍不得摘它,要讓它長大,成為成熟變色的黃北瓜。

摘南瓜, 是秋天里的重頭戲。太陽很快把晨露烘干了,天還有些燥熱,母親帶著我鉆進悶熱的刺窩籠里,將躲在草叢里的南瓜一個個摘下來送到路邊,然后再一趟又一趟地挑回家。摘南瓜,看似輕松,其實不然。先要進行一番“火力偵察”——看看草叢里有沒有黃蜂窩。倘若一頭鉆進去,惹動了蜂窩,黃蜂傾巢而出,四處亂飛,蜇得你疼痛難忍,厲害的還會紅腫好一陣子。干這活還要心細眼尖,稍不留意,南瓜就躲貓貓,從眼皮底下溜走。漏掉的南瓜,一過霜降,就要受潮爛掉。我知道,從一粒種子,到生根發芽,拔節生長,再到開花結果,每一棵南瓜,母親都曾像對待孩子一樣,精心細致地侍弄。到手的果實丟了,豈不可惜!

不一會兒,瓜架上的荊棘就把我的胳膊劃得生疼??粗狡逻?、塘埂下望不到頭的瓜地,我有些不耐煩,沒好氣地對母親說:“娘,這么多的南瓜,我們這輩子怕都摘不完!”母親自然聽出了我的話中之意,并不嗔怪,反而笑了,她認為這是最吉利的話了,朗聲說:“一輩子都摘不完才好呢!你要是累了,就歇會兒吧。我一個人慢慢來?!甭犃诉@話,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,又一頭鉆進了瓜架下。

母親貓著腰,鉆進槎叢、刺窩里,摘下南瓜,堆放在路邊。我挑著糞箕,將它們一個個挑到家,收工時,廂房里的南瓜堆得老高。

南瓜,一身是寶。根可入藥,南瓜花煎雞蛋,炒嫩瓜絲,南瓜葉、莖,都是當下時興的菜肴。在家鄉,那令人難忘的年代,南瓜一直與我們居家過日子分不開,踏實中充滿甜蜜。中午、晚上,南瓜是主食。蒸南瓜,甜甜的,粉粉的,味道極佳。熱的,正餐吃;冷的,當零食。吃膩了,母親就變著花樣,做南瓜粑,煮南瓜飯,搞南瓜糊,給我們換換口味。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,我在中學讀書,學校食堂用南瓜加點辣椒米做菜的時間,要占半個學期。那時候學生不用交菜金,南瓜都是師生們利用課余時間,在校園內的山坡上栽種的。雖不說豐衣足食,自己動手倒是實情。在鄉間,霉爛的南瓜也不糟掉,那是上好的豬飼料。剖開南瓜,輕輕捏出瓤子里的瓜籽,用水洗凈,曬干裝進陶罐子里備用。炒熟了的南瓜籽噴上鹽水,香脆可口,是農家待客的好東西。每次老師來家訪,沒什么好招待,母親總要炒滿滿一碟子,倒進老師的口袋里,說是“香香嘴”。皎潔的月光下,吃著南瓜子納涼,聽瞎子大爺高先生說《岳飛傳》,聽大人們海闊天空地白話,那是孩子們心中盛大的節日。

南瓜養活了一茬又一茬的人,讓生命勃發生機。我們永遠不忘南瓜的香甜。(黃駿騎)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山西省体彩11选五